​《少年的你》破12亿后,现实题材更好做了?

        时间:2019.11.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拼很多


         1905电影网专稿 《少年的你》上映2周,票房12亿,成为10月底的一匹黑马。去年接续上映的《我不是药神》《江湖儿女》《找到你》《无名之辈》等片,都让观众重新拥抱起现实题材或者带有现实主义气息的电影。

         

        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电影艺术报告》也指出,2018年是中国电影的现实主义年,诸多作品的出现展示出国产电影现实主义道路越走越宽。


        市场风向变?


        现实主义永远是中国电影主流

         

        口碑和市场的成功也让越来越多即将上映的影片迫不及待地贴上现实主义的标签。《受益人》首映时,主创们也纷纷介绍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电影。如今即将上映,首日预排片占到了27%,为当日最高。

         

        这不由得让人思考为风向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的电影行业,是不是风水轮流转,现实主义的这碗饭又开始好吃了呢?


         

        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吴冠平看来,现实主义是中国电影的主流创作方式,也是中国文化最根本的气质和面貌。在他看来,优秀的现实主义电影是“与时代发生共振,当时代发生火热的变化时,电影能否在银幕上将这种变化呈现出来。”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创投活动中,也体现着这种变化。青年电影人们的项目、剧本,不少都是立足当下,观照现实。

         

        青年创作困境?


        走出小天地思考时代

         

        凭借《柔情史》入围柏林电影节杨明明导演,新作是一个冰球队的故事,拿着这个名叫《半人马》的项目,她进入了筹集3000万拍摄资金的阶段。

         

        “我对运动电影非常着迷,不仅因为运动本身的美感,还因为运动背后赋予每个人成长阶段的重要意义,对弱点的客服,对他人的新人,对极限的认知和对不可能的挑战。”杨明明觉得,自己这部定位青春励志的影片,类型非常准确。


        《柔情史》导演杨明明(右)

         

        《美人鱼2》的执行导演杨宇飞写完了自己的剧本《丰荒之年》,这部作品在导演自己的阐述中显得有些复杂,但子女上学、老房拆迁等话题,仍然是对现实的观照。

         

        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投单元到吴天明基金会的创投活动,青年电影人的项目也从过去几年的武侠、喜剧、科幻,转换成了家庭、悬疑、青春成长等类型。感知自身周围世界的变化,成为了青年电影人关注的重点。


        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致敬现实主义电影”主题论坛

         

        对于这种创作的转型,导演李睿珺深有感触。拍了5部电影的他,几乎都是在家乡甘肃完成,讲述甘肃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生存状态,但《路过未来》则将地理场景搬到了深圳。李睿珺觉得,这是活在当下才会有的创作变化:

         

        “每一个人很难跟这个社会割裂开去谈生活状况、情感状况,跟这个时代会发生很多的联系,《路过未来》更多的是讲城市化的状态,城镇化建设这些年才开始,在城市那边的人还是来源于乡村,只是随着他们的脚步从这片土地上遇到另外一个城市空间,进入城市空间里面所面临的生活或者精神的各种禁锢。”


        导演李睿珺

         

        导演李玉说:“好的创作者对这个时代要有一个敏感度。”吴冠平教授对青年创作者类型上的转变则有所担忧,在他看来,很多青年导演虽然拍得是现实题材,但关注的是个人生活和个人小世界的感受:“踏上创作后,不仅要表达自我,还要观察生活,要思考现实,思考我们的时代,这是现在创作者需要有的品质。”

         

        现实主义市场小?


        区分商业电影和作者电影

         

        这一点确实说明了目前电影创作面临的部分现状。今年3月,《地久天长》《过春天》《阳台上》三部电影集中上映,镜头对准了历史转型下的小人物,往返内地香港的少女和迷茫的城市青年。有媒体将今年3月称为现实主义电影的小阳春。

         

        然而,这三部电影在收获口碑的同时,市场却并没有给予热烈的反响。叫好不叫座成为一部分现实主义电影的症候。



        曹保平导演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现实主义题材一直是电影上的一个主要的表达手段和类型,但是中国电影任重道远,真正意义的现实主义电影其实还并不多,因为现实主义首先要表达真实的触摸,真实的感觉,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真正意义上的好的现实主义的电影涌现。”

         

        李睿珺则认为自己在筹备新电影时,仍然面临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现实主义电影触及到社会问题时,真的会吸引想到影院内进入一个梦境空间的观众吗?



        黄建新看来,这是电影本身的分类问题,他将电影分成了消费电影和作者电影,二者不能等同。在《我不是药神》《少年的你》票房成功后,不少人认为这样的电影对现实主义具有了某种指标性。黄建新说,商业电影同样具有现实性,但商业电影不会影响你的人生,只是满足当时的心理需求。

         

        回到当今的市场大环境来看,受欢迎的仍然是商业电影,纯粹的作者电影仍属于小众。但观众对于商业电影口味的变化,则恰恰和中国的发展、变化息息相关,现实主义电影这把火的重燃也说明了这点。

         

        商业片蹭现实标签?


        小人物的精彩故事才动人

         

        《我不是药神》在黄建新看来,是电影类型中细分的文艺片。在一场关于现实主义电影讨论的论坛上,他笑称自己是唯一不赔钱的第五代导演,因为自己拍的是文艺电影,而其他几位导演拍的实际上是作者电影。


        虽然都在观照现实,但两者的表达和诉求不同,他基于的小说框架和人物原型都是观众们愿意看的,而非作者电影里完全的自我表达。


        黄建新在现实主义电影论坛上

         

        这是这位近年来监制了多部成功影片导演的看法:对于想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创作者,目前成功的作品其实都指明了一条路——用现实主义气质,贴近普通人的人物塑造去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

         

        谈到观照现实,黄建新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我们生活中发现有一个新的东西出现了,比如说抖音,一开始就有很多人出来指责,我们生活中总是充满着这种状态,在成长的心智中就会出现很多的看法。”在他看来,这种想法的表达,也是一种对现实的反应。

         

        《我和我的祖国》也带有强烈的现实主义气质


        黄建新也指出,电影艺术的表达应该让观众从细微的角度,而非抽象的角度去感受时代的变化。

         

        现在来看,不仅是《我不是药神》《少年的你》这样的商业片成为现实主义电影的某种指标,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也是基于现实题材改编,带着强烈的现实主义气质。


        映见时代,思考时代,让看不见的真实成为银幕上的现实,而非借着现实主义的标签多卖出一张票,才是真正吸引观众走入影院的魅力。


        文/拼很多